当前位置:玉环新闻中心 > 美食推荐 >

香港餐厅全日禁堂食;又一火锅巨头上半年亏损

2020-07-29 04:46| 作者:玉环新闻中心|来源:

香港防疫再升级:“限聚令”将收紧至2人,餐厅全日禁堂食;呷哺呷哺预计上半年收入净亏损2-3亿元;中科云网5亿募资赌“互联网盒饭”;郑恺火锅店承认抄袭,借鉴部分已整改;曾宣布永久停业的外滩十八号HAKKASAN,将在9月重新开业;娃哈哈首个奶茶直营店落地广州。更多详情,请看红餐网《每日热讯》。

香港防疫再升级:

“限聚令”将收紧至2人,餐厅全日禁堂食

因应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升级,香港特区政府27日再次公布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公众地方群组聚集人数由4人进一步收紧至2人,餐厅全日禁止堂食。

香港连续多天确诊数字破百,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当天率领多名局长举行记者会公布进一步收紧社交距离措施。

具体措施包括:

第一,除特定处所外,餐饮业务负责人在任何时间都要停止提供堂食,外卖可继续;

第二,表列处所停止营业的范畴,新增体育处所和游泳池两类;

第三,公众地方群组聚集人数由4人进一步收紧至2人;

第四,任何人不论身处室内和室外公众地方,均须佩戴口罩。

上述措施7月29日凌晨零时生效,为期7天。

会上,还有多位业内人士发表了意见。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表示,业界在上星期已经预计特区政府会采取有关做法,心理上已有准备。他提到,早前特区政府推出食肆每晚6时至翌日早晨5时期间不准堂食、只可外卖的措施后,餐饮业生意跌逾35亿元(港元,下同)。

相信全日禁止堂食的措施生效后,将进一步打击业界生意,预计7月营业额将按年跌六成,若措施持续至8月,当月营业额或将按年大幅收缩七至八成。

△中新社记者张炜摄

目前,部分食肆选择暂停营业或提早关门以缩减成本。据黄家和粗略估计,截至7月27日,全港大约有1200间食肆暂停营业,3000至4000间食肆提早关门。另有部分食肆则选择多做外卖生意以自救。不过,黄家和说,不少食肆无法提供外卖,如中式酒楼、婚宴场所等,而小型食肆又未必能够与外卖配送平台合作,即使外卖占比提升,预计也只会有原来生意约三成。

因此他建议特区政府能够动用第二轮防疫抗疫基金的余额支援餐饮界,并尽快推出第三轮基金。

香港餐务管理协会会长杨位醒表示,全日禁止食肆堂食对餐饮业是“雪上加霜”的打击,其中酒楼、茶餐厅将受影响最为严重,他希望有关措施不要持续太长时间。

香港特区立法会餐饮界议员张宇人则提出,希望特区政府在公布有关措施的同时,或在短期内也公布如何帮助业界度过难关。他坦言,限制晚市堂食的措施推出后,业界营业额仅达到平日一两成,若特区政府再不施以援手,他担心业界将难渡过危机。

呷哺呷哺上半年收入同比降29%,

净亏损2-3亿

继海底捞后,又一家火锅上市公司宣布今年上半年出现亏损。

7月23日,呷哺呷哺在盈利预警公告中表示,受疫情影响,集团预期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同比下降约29%,且相较2019年同期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约1.64亿元,其预期今年上半年净亏损将介乎约2亿元至3亿元之间。

呷哺呷哺表示,其自2020年1月起自愿停止中国大陆941间餐厅营运,以期遏制疫情扩散,并已减少食品加工设施产量以应对需求变动。截至2019年年报披露的日期,其重开了866间被关闭的餐厅。

在最新的盈利预警公告中,呷哺呷哺表示,今年上半年收入、净利润的减少主要是由于疫情发生后,各地陆续实施的防疫措施以及消费场所限制对集团自2020年1月以来的业务产生了重大影响,尤其是在疫情影响严重的湖北省及北京市,其逾30%的门店位于该等地区。

呷哺呷哺表示,集团旗下门店于2020年2月及3月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其后门店的经营表现逐步改善。

据称,呷哺呷哺已实施多项纾缓措施,包括大力推广无接触外卖服务、推广集团自有外卖小程式及网上商城售卖菜品原材料、与其他公司共享雇员及门店员工、磋商降低门店租金、于门店推行自助点餐系统、关闭经营未达预期的门店、利用疫情期间信贷优惠政策及确保集团现金流稳健运转。

其表示,虽然疫情也影响到了集团新门店的开业时间,但未来仍会积极开设新门店,持续推进其门店网络扩张。

中科云网5亿募资赌“互联网盒饭”,

净资产不到一千万

主营业务沉寂多年,ST云网似有再度发力之势。

最近,ST云网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预案,拟募集资金5.32亿元,其中4.82亿元投入建设基于互联网平台的中央厨房团餐项目,剩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预案显示,募资项目厂房占地面积约5000~8000㎡,中央厨房将生产工地盒饭、桶装饭菜,荤、蔬净菜的加工,提供中西面点、热链营养餐等。可用于校园集中供餐、企事业单位的配送、中小型餐饮企业上游供应商代工、大型集体活动的配餐、社会餐饮的配送等。

公司介绍,该项目将在传统团膳模式之上,加入互联网技术,打造“中央厨房+菜品管理+互联网平台”的新团膳模式。

ST云网表示,当前,传统团膳业务竞争已是一片红海,中小企业团膳因不具备规模化,传统模式无法提供服务。通过“中央厨房+互联网平台”的新团餐模式,能有效解决中小企业用餐的需求。此外,现代社会快节奏,加之疫情对生活方式影响,家庭对半成品或成品的配餐也产生巨大需求。

本次募投项目以中央厨房为切入点,形成“地产开发商+产业运营商”模式,以完善城市园区配套为路径,通过中央厨房投用,完善城市园区功能,提升食品安全系数,形成自身竞争优势。

从湘鄂情到中科云网,从高端酒楼到承包食堂卖盒饭,“餐饮大佬”孟凯创立的这家公司,最近几年一直苟延残喘,不知道这一次,中科云网能否起死回生。

曾宣布永久停业的HAKKASAN,

将在9月重新开业!

外滩十八号店是Hakkasan继印度、美国和迪拜等地后开设的全球第12家分店,仅装修就斥资近7000万元。大众点评上显示,它的人均消费为676元/人。

2020年春天,对餐饮业来说无疑是个“寒冬”,无数熟悉的餐厅都被迫与大家道别,其中包括登陆上海6年的Hakkasan Shanghai。今年4月13日,因受疫情影响,Hakkasan上海宣布永久歇业,退出中国市场。

Hakkasan集团称此次疫情直接影响了本集团的全球业务,迫使其对所属营业场所未来的生产以及发展空间进行了一系列专业评估,经商讨,该集团做出了缩减世界各地覆盖点的决策。

Hakkasan是美食爱好者的打卡之地,宣布停业时,当时魔都老饕们真是哀嚎一片。

据了解,疫情期间,Hakkasan也有很多“自救行为”,比如推出线上精致外卖、以及188元午市优惠套餐等,但都无法弥补损失,最后无奈做出关店决定。

好在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暂别数月的Hakkasan,即将在今年九月正式回归了!

餐厅还特别强调,保证会保留所有招牌菜,餐厅的菜品、服务、管理都将做到一如既往,甚至还会推出新菜式!

郑恺火锅店承认抄袭,

借鉴部分已整改

自郑恺火锅店涉嫌抄袭事件盘踞热搜后,经过一周时间,该事情有了最终结果,郑恺方火锅店承认抄袭,并与被抄袭火锅店达成和解。

7月26日晚,吼堂老火锅发布声明,称郑恺火锅店火凤祥鲜货火锅经营团队飞赴成都,与其进行了有效沟通,表达歉意并承诺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已发道歉声明。

品牌火锅店还透露,经过沟通了解后才得知,郑恺并非火锅店的实际决策人,而在此次事件解决过程中,郑恺的沟通协调起到了非常积极有效的作用,对于舆论对郑恺造成的负面影响深感遗憾。

当晚,火凤祥也发布声明表示,公司确认火凤祥宁波店内装修存在部分设计借鉴了吼堂老火锅的设计思想和理念,并对此表达了歉意。

火凤祥表示,在知晓此事件的第一时间将部分陈设全部撤下,其余问题点已与吼堂老火锅沟通整改落实,并将对未来其它分店的设计进行全面监督管理,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目前双方已经和解,随后,郑恺也转载了这两则声明。

餐饮人在遇到品牌被侵权或者山寨时,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利用合理合法的手段维护品牌的利益。

娃哈哈跟喜茶、奈雪打擂台,

首个奶茶直营店落地广州

近日,娃哈哈奶茶在广州开出了全国首个直营店。门店大部分饮品的原料来自娃哈哈的自有产品AD钙奶、乳酸钙奶等,在此基础上添加水果、抹茶、芝士等食材制作而成,价位在 12 元至 22 元之间,主打饮品包括AD芒芒波波冰、草莓乳酸钙奶等。

娃哈哈奶茶招商工作人员介绍,该项目从 2019 年开始筹备,在广州这家直营店开业前,已开出了约 370 家加盟门店,主要位于浙江、江苏一带。不久之后,品牌还在杭州开出第二家直营店。

事实上,近年来关于娃哈哈的质疑不断,业绩下滑、中年危机、产品错失电商业务发展机会……进入2020年,娃哈哈已开始在产品、销售渠道、营销上进行改革创新,包括签约新代言人许光汉、做电商平台等,试图逐步撕掉“慢”标签。

在奶茶生意上,借助投资的方式而不是直接操盘,也许能够避免在产品研发、品控、店铺管理上的大量投入和复杂环节,不过这对娃哈哈而言也并非毫无风险,一旦出现质量等问题,同样会给作为品牌授权方的娃哈哈带来负面影响。

不仅如此,目前茶饮店赛道已非常拥挤,娃哈哈奶茶店想能站稳脚跟、获得长足发展也并非易事。

 

*注:本文由红餐网整合自中国新闻网、红商网、国际金融报、斑马消费、北京商报、周末做啥、界面新闻及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也希望广大读者在评论区留言,为广大餐饮人提供更多更宝贵的建议。

上一篇:永辉云创退出海底捞旗下蜀海投资人行列-美食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ysatj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玉环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皖icp备14007902号-1